12月LPR“按兵不动” 后续有适度下行空间

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,12月20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(LPR):1年期为3.45%,5年期以上为4.2%,均与上月持平。这是自今年8月调降以来,LPR连续4个月“按兵不动”。

专家认为,今年以来LPR下调的累积效应正在显现,有力支持了经济回升向好。为促进社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,后续LPR仍有适度下行空间。

多重因素所致

“12月LPR继续‘按兵不动’,主要与中期借贷便利(MLF)政策利率维持不变、市场利率延续高位运行、银行净息差持续承压等因素有关。”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说。

MLF利率是LPR的定价锚,其变动会对LPR产生直接有效的影响。12月15日,人民银行加量平价续作6500亿元MLF,中标利率维持2.75%不变,使得12月LPR调降的空间大幅缩减。

目前,市场利率延续高位运行,DR001(银行间市场1天期债券质押式回购利率)和DR007(银行间市场7天期债券质押式回购利率)分别在1.6%和1.8%附近。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认为,在近期政府债券大规模发行背景下,尽管人民银行在11月和12月连续大额加量续做MLF,但市场资金面整体依然偏紧。这意味着近期银行在货币市场的批发性融资成本上升明显,会削弱报价行主动下调LPR报价加点的动力。

此外,商业银行净息差仍然承压。温彬认为,银行净息差承压状态短期难有改变,LPR报价继续下调的动力和空间受限。

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表示,11月宏观经济数据表明我国内需稳步修复,实体经济贷款和社融表现超预期,信贷平稳适度增长,反映贷款市场利率处于合理区间,短期内LPR调降迫切性不高。

累积效应显现

纵观今年以来LPR走势,1年期和5年期以上LPR已分别累计下调20个基点和10个基点。其推动企业和居民贷款利率进一步下行,增强企业居民投资消费动力的累积效应正在显现。

从企业贷款利率来看,该利率已降到历史低位。人民银行数据显示,1-11月企业贷款利率为3.89%,同比下降0.3个百分点,继续保持在有统计以来的历史低位,切实增强了实体经济恢复发展的动力。

从房贷利率来看,下降幅度明显。《2023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》显示,2023年9月,新发放个人住房贷款加权平均利率4.02%,同比下降0.32个百分点。截至9月底,超过22万亿元存量房贷利率完成下调,调整后的加权平均利率为4.27%,平均降幅73个基点;同时,全国343个城市(地级及以上)中,119个符合放宽首套房贷利率政策下限条件的城市均已放宽下限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随着新年将至,部分存量房贷还将迎来重定价。如果购房者选择的重定价日为1月1日,按照5年期以上LPR的下调幅度,其房贷利率将在次年1月1日随之下调10个基点。若以100万元、25年等额本息还款的商业贷款为例,一个月可以省下57.67元,一年省692.04元。

下行空间料有所收窄

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促进社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。专家认为,这意味着2024年LPR仍有适度下行空间,进而推动融资成本下行,激活生产消费信贷需求。

王青分析,在物价水平保持低位运行预期下,着眼于提振内需、支持地方债务风险化解,2024年人民银行降息、降准都有空间。基于宏观经济走势,2024年上半年MLF利率有可能下调1次,届时两个期限品种的LPR将跟进下调,进而促进社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。

在王青看来,即使2024年MLF利率保持不动,5年期以上LPR报价不做调整,政策面也会通过全面下调房贷利率下限等方式,引导居民房贷利率较大幅度下行。

“目前国内经济尚未恢复至潜在水平,在加大逆周期与跨周期调节预期下,预计LPR后续仍会有一定幅度下调。”周茂华说,考虑到银行净息差压力缓解需要一定时间,预计后续LPR下行需要央行“数量+价格+改革”等相关政策的支持,引导市场利率中枢进一步下移。

专家表示,考虑到当前信贷投放过程中出现部分存贷款利率“倒挂”现象,以及商业银行稳息差的诉求仍然存在,预计LPR和新发放贷款利率进一步下行空间将有所收窄。

“银行负债端成本管控效果也是影响LPR下调空间的重要因素。”温彬预计,2024年银行负债端成本管控仍有举措,如继续下调存款挂牌利率或MPA(宏观审慎评估)考核上限;对协议、通知、协定等高息主动型负债产品作进一步自律和规范,推动中小银行降低长端存款利率等。